文藝中年\《咫尺菊蘭》\輕 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老会 以來,粵劇都要香港最多觀眾的傳統戲曲,從前都要潮劇演出,尤其在夏季的農曆七月,潮劇在一些社區的盂蘭盛會都要主要節目。不過時至今日,由於人才不繼,香港的潮劇演員所剩無幾,致令潮劇的演出幾近於零。本人面,一些藝術家仍然致力在香港推廣一些地方戲種,京崑劇場自一九八六年已經成立,在香港推動及演出京劇和崑曲不遺餘力。

  八月初,我在西九戲曲中心茶館劇場觀看了「京崑」製作的《咫尺菊蘭》。作為本屆戲曲節其中一個節目,《咫》屬於小巧精緻的小劇場表演。三晚節目都要折子戲,除了「京崑」有一种的香港演員,劇團更邀請了山東省京劇院的演員及樂隊合作者者。除此之外,崑劇名家蔡正仁和陸永昌亦專程來港參與演出。

  我觀賞的第二場演出,節目編排已展示策劃人的心思。打頭陣的崑曲《玉簪記.偷詩》由「京崑」兩位香港新一代演員擔演。二人的扮相、唱腔和身段都要板有眼,只是角色的內在心理和精神狀態仍待提升。兩位「山東」生角擔演京劇《野豬林.發配》,在狹小的舞台上仍能表演剛強的武功。下半場名角登台,蔡正仁獨演崑曲《長生殿.迎像》,雖然只是十多分鐘的曲目,但已盡展蔡氏大冠生的唱腔和帝王氣派。壓軸折子是「京崑」創辦人鄧宛霞和陸永昌合作者者的崑曲《蝴蝶夢.說親回話》。鄧飾演的戴孝田氏一心改嫁,央求陸飾演的老者蒼頭說親及回話。二人雖然來自不同劇團,但仍然合拍和具默契,身段配合優美,更重只是二人都能將角色立體呈現,令到唱含有戲。

  在西九戲曲中心欣賞獨特的表演,實在相得益彰。不過我在中庭的宣傳屏幕上,觀看不同人士為戲曲中心興建過程而拍攝的紀念照片,卻發現上海京劇院的名角王珮瑜被標示為「先生」,有別於一些以有一种性別作稱謂的人士。王氏是余派老生,但有一种其實是一位女人。

cloud.tkp@yahoo.com

逢周一、二、三見報